全本书屋>汉血丹心>目录>

第一千章 自是有情痴

第一千章 自是有情痴

小说:汉血丹心作者:流年书柬字数:4303更新时间:2019-12-03 07:25:32

  

  赞曰:

  战袍上系好了晚霞,斜阳中双人一马。

  正路过烟火人家,恰似当年故里飞花。

  阡陌路口别后,袖底便是天涯。

  绿水红颜老,青丝催白发。

  且忘记山河万里,铁甲长戈血染风华。

  只为她回眸一笑,胸口又添道伤疤。

  人间故梦里,输赢都算作情话。

  东海的万里碧波上,海水被铺满半边西天的云霞映照的如火如荼。这么美的景致,落在战场厮杀惯了的将士们眼中,却像极了鲜血颜色。

  从大汉帝国沧海郡而来的一队战船,正平静的停泊在海面上,船上将士严阵以待,在等待着这支船队的最高指挥者发布作战命令。

  这支船队是在去往瀛洲岛的途中接到紧急消息之后,转头调向往这边来的。而现在距离他们前方十里左右的那片陆地,就是曾经被他们征服过的高丽半岛。只不过,现在那个地方已经不属于大汉王朝的土地了。就在一个时辰之前,从高丽郡开始发起的叛乱,蔓延到了整个半岛。穷凶极恶的叛乱者杀死了汉朝的郡守等官员,并且在突袭之下,把驻扎在这里的少部分汉军也几乎全部消灭殆尽了。他们封锁了所有的对外通道,叫嚣着摆脱大汉帝国的统治,重新恢复高丽族自己的土地。

  不过,以半岛上新兴起来的财阀贵族集团和逃窜到深海中的倭族人相互勾结而发起的这次叛乱,非常不凑巧或者说是非常凑巧,在他们还没有完全控制住半岛形势的情况下,有一队飘扬着大汉王朝旗帜的战船就耀武扬威的出现在了港口附近。他们来的极其突然,就像是专门为这次叛乱而来的一样,令得到消息的叛乱者们大吃一惊。他们连忙集合起力量布置在港口一带的陆地上,紧张的看着那支船队慢慢靠近。也许,激烈的战斗在下一刻就将开始了。

  虽然已经做好了周密的计划,对这次叛乱的胜利有着绝对的信心。但当亲眼看到传说中的大汉战船真正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还是让人感觉到了一种发自心底的震颤。不过几十艘而已,但那种排海逐浪而来的气势,确实非同小可。

  “这怎么可能……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汉朝的战船最快也要三天的时间才能够渡过这片海洋吗?这才一个时辰,难道他们是飞过来的?”

  观望良久之后,这次叛乱的组织者之一郑全成大声的问四周的人,语气中充满了焦躁。郑氏家族和其他十几个大家族本来想趁着这次叛乱称王称霸的。三天的时间,足够他们控制整个半岛。可是这才刚刚开始呢,汉朝的战船就赶过来了。他们是未卜先知?还是能掐会算啊??

  “按理说完全不应该啊!我们的计划非常周密,也没有走漏消息。就算是从瀛洲岛赶来兴师问罪的那个女人所带领的部下,也都被全部杀死了,没有人能够逃出去。这支船队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呢?”

  一身戾气的倭族首领也是满脸错愕。他们和高丽人合作只是纯粹为了复仇。汉人占领了他们在海上的所有岛屿,他们这些侥幸逃生的少数武士在海洋深处已经隐忍了好多年,与汉人势不两立,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机会报仇雪恨。

  就在一个多时辰之前,那个被他们恨之入骨的女子,也就是汉朝人所称的刘姝郡主,终于中计入了圈套。她只带领着区区三百人就来到高丽半岛,并且走进了郡守府。这样的骄傲,只能说是自己作死了!结果毫无意外,在经过一番拼杀之后,三百部下全部身死,而她自己也没有能够逃得出去。心中充满仇恨的倭族武士很想连她也一起杀了,不过,高丽人制止了他们。这么重要的人物,当然要留着做筹码,说不定在他们成就大事的过程中,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呢!

  “赶快弄明白这些战船是从哪里来的,带领他们的将军是谁!”

  听到首领命令的倭族武士们和高丽人还没有开始行动,一艘快船已经飞驰过海面直达码头。船头上有人一箭射过来,上面带着给他们的最后通牒。

  “汉国公有令!所有叛乱者放下武器,首恶必诛,其余宽宥处理……!”

  什么?什么!在岸上如临大敌的人互相瞪眼睛看着,大多数都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不过,下一刻,当

  郑全成和其他人急急忙忙拆开那封通牒,只匆匆看了一眼,有人已经忍不住大声惊叫起来。

  “是他!果然是他来了……元召来了!他亲自来了……!”

  这叫声中的惊恐之意,无法掩饰。当听到这个名字说出口的时候,所有人的寒毛几乎都炸了起来。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指挥这些战船而来的人,竟然是那个传说中的魔神!

  所有高丽半岛上的人,无不对这个名字所代表的一切畏惧到了骨子里。元召当年在他们脚下土地上所留下的印记太深了,深的已经永远无法抹去。即便是过去这么多年,提起这些事还是令人心惊。利令智昏的财阀集团们并不是不怕他,而是在他们的策划中,那个已经肩负大汉帝国天下的人,是绝对不会亲自来处理半岛叛乱的。而只要他们争取到时间,便足够有能力来抗拒其他将军的讨伐。是掌握在手中的巨大财力让他们这些人有了如此自信。可是,超出他们预料的是,这个人竟然亲自来了,而且是在他们还根本就没有时间准备的情况下。怎不令人惊慌失措呢!

  “大家不用慌!元召来了又怎么样?别忘了我们手中可有杀手锏,说不定这次连他也一起结果了,永除后患!”

  事到临头须放胆!郑全成脸上带着凶狠的神色看了一眼堆积在码头上的那些油桶。汉朝人这些年来疯狂的从高丽的土地上开采黑火油,却没想到,今天却成了他们可以利用的武器。

  所有人眼前一亮,发动叛乱的力量足有五六千之众,再加上黑火油的帮助,或许可以一战了!但元召太厉害,要用什么来对付他呢?

  “听说在我们手里的那个女子与元召关系匪浅,以她作要挟,何愁杀不得此人呢!呵呵!”

  有人提醒,郑全成恶狠狠地一挥手,就这么办!所有人立刻行动起来。于是,很快就有一封回书送到了汉军战船之上。

  猎猎大汉龙旗之下,站在甲板上的男子低头看完叛乱者所提的要求之后,身后碧波万里,脸上无悲无喜。

  “娘亲呢!娘亲怎么样了?”

  少年刘元朔抬头看着元召的表情,紧紧的咬着牙齿,生怕听到不好的消息。直到现在他也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如果娘亲万一有什么不幸,那么就算是把这座半岛上的人全部杀光,也难以换回他心中的伤痛。好在,他听到的是这样的回答。

  “她没事。放心吧!我一定会让她平安的回来。”

  自刘元朔以下,靖海将军元横波所率领的所有将士早已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一起拔刀慨然请战。元召只是随手裹紧了披风,淡淡命令道。

  “从现在开始,船队由靖海将军指挥,作战可便宜行事。叛乱者预谋已久,不可大意。生杀大权,自行掌握!”

  元横波大声领命,眼中露出凶光。既然已经得到授权,他是绝对不会心软的。跟着一起前来的朴永烈大吃一惊,他探头看了一眼叛乱者所提的要求,急忙阻止道。

  “师父!你不能一个人过去。我愿提刀相助!”

  元召却只是摇了摇头。他已经遥遥看到了被绑在楼船最高处的那个身影,心痛如刀绞,此行谁也替代不得。当即提气纵身跳下,踏浪行舟,倏然而去。

  码头边的七层楼船桅杆上,刘姝看着脚下的万倾碧波,心中气苦几近绝望。她并不怕死,然而想到因为自己的轻率大意,也许再也不能见到元朔儿还有在长安的他时,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身后传来的叛乱者嚣张叫喊,与她已经毫无关系。现在占据她脑海的只是那些过往岁月里最难忘的时刻。她要把它们再好好的回忆一次,以免过奈何桥的时候忘了。那些家伙在楼船上倒满了黑火油,这是要烧死自己吗?这样也好,最好是烧成灰烬,也免得以后他们找到自己的时候再伤心。

  “朔儿,元郎……永别了!”

  泪眼朦胧中,她轻轻地笑了起来。因为她在幻觉中好像看到了元召的身影,听到了那句世上最温柔的呼唤。

  “姝儿,不要怕,我来了!”

  不过,她这短暂的梦幻立刻就被身后爆发出的喊杀声惊醒了。千百支羽箭从她的眼角掠过,射向前方海面。而在她蓦然睁大的瞳孔中,她看到一

  道耀眼的光芒自半空中劈落无数乱箭,沧海长空,万里云霞。那个持刀的身影就像是从这海天之间的落日霞光里跳出来的一般,忽然就来到了她的面前!

  “你……我是已经死了吗?元郎……真的是你?”

  “姝儿,你受苦了。这些年我辜负了你……以后再也不用离开我身边!”

  碧海青天,十年等待,无数长夜漫漫之苦,只这一句话就足够了!

  心神激荡的女子看到那刀光一闪,桅杆立断,然后她就被他抱在了怀中。感受到那宽阔的胸怀,她终于确定,这不是自己的幻觉,而是最真的真实。这个肩负着整个天下重担的男子,为了她一个人,甘愿放下所有荣耀和责任,来救她了。

  “元郎!快走……危险!”

  刘姝忽然想起叛乱者先前在船上的布置,原来都是为了他!只不过她的惊叫刚刚出口,已经来不及了。无数支带着火苗的火箭从天而降,一起对准楼船射了过来。

  “把他们射死在船上!给我狠狠的射……杀死他们!烧死他们!”

  叛乱者歇斯底里的吼叫着,火箭铺天盖地落下。在这一片璀璨如同烟花的漫天云霞里,女子看到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眼睛的那双目光流露出最初相见时的柔情。他在她耳边轻声说着。

  “闭上眼睛,不要看。”

  她果然合上了双眸,把一切对死亡和黑暗的恐惧都扔到了大海里。从现在开始,管他万丈涛起,管他天崩地裂,管他战鼓雷鸣,管他血流成河……她只是他一个人的红颜,他只是她一个人的元郎!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头顶是璀璨的星空,耳边是碧海潮声。一轮月光之下,坐在轻舟船头裸着上身给自己几处伤口敷药的元召回过头来,微微一笑。

  “困就多睡会儿,好在你没有受伤……。”

  话未说完,饱受思念之苦的女子身体从后面抱住了他。青丝垂落肩头,泪珠滴落在他的胸膛上,如同火烧般灼热。

  “元郎,我们这是在哪儿?”

  “海上的一座小岛边缘……楼船起火爆炸之后,那边形势一时有些乱,我怕你被乱箭波及,就先带着你到这边来了。”

  “那些叛乱者……?”

  “别想这么多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犯的错负责,没有人能够逃脱掉惩罚!”

  “那……我们现在要回去吗?”

  “哦,这个嘛……当然要看我老婆大人的心情喽!呵呵!”

  “老婆?真难听……哼!你的红颜和夫人们可都在长安呢。”

  “这可是将来对所爱之人最流行的一种称呼呢……你确定不喜欢?”

  “傻子!不管你叫我什么……都喜欢!可是,现在真的可以随便我要求怎样吗?”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出口,驷马难追!”

  “好!那我们先不要回去,陪我三天……只我们两个人在这海上!”

  “三天哦……好吧!三天的时间,足够他们把整个高丽半岛都清理干净了。本国公大人乐得清闲。嘿嘿!”

  倾城倾国容貌的女子眼睛里的光彩亮如星辰。她紧紧的抱住这个天下最伟大的男子,这三天的时间,他是属于她自己的了。

  “我这样的要求是不是太自私了点儿?你有那么多大事要做……。”

  “事情是永远也做不完的。我辜负你的,本来就已经太多了。”

  “元郎,你真是世人传说中的神仙转世吗?”

  “哪有那么夸张!我也是凡人。只不过是稍微厉害那么一点点罢了。”

  “那是厉害一点点吗?你这个大骗子!”

  月在青天云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万般柔情,无限缱绻,最后只留下在涛声中的喃喃低语。

  “元郎……我好爱你啊!”

  “哦……我于是!”

  (全书完)

  虽然还有更远征程没有写完,但这本书就到这里吧。

  我的新书《山河多娇》同站发行,会更精彩,希望书友们能够继续支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